滑板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滑板车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喝止小偷被刺死死者家属严惩凶手立即执行死刑_[瓦罗兰#]

发布时间:2021-06-03 19:01:59 阅读: 来源:滑板车厂家

2017年7月23日,河北廊坊瓜农崔靖祥在杨税务大集上被杀,目击者称,崔靖祥是因为指认一名正在偷窃的小偷惹怒了对方,遭到对方持刀攻击,最终被刺数刀身亡。目前,这起喝止小偷被刺死案于今天(4月10日)早上开庭,5人被控故意杀人罪,最终,本案没有当庭宣判。对此,死者家属表示:杀人者必须获死刑。

今天(4月10日)上午,喝止小偷被刺死案在廊坊中院开庭审理。据悉,2017年7月23日早晨,在大集上摆摊的48岁瓜农崔靖祥,因喝止了正在集市上企图行窃的小偷,被多人围殴,被刀刺中,崔靖祥受伤后坚持着爬出20多米,最终还是倒在了自己的瓜车旁。

开庭后,被告人王某对检方指控的事实表示认可,但对故意杀人的罪名不认可,称自己只是故意伤害,当时自己只是去市场偷项链,踩到崔某的脚,发生口角,自己打了崔某一巴掌。“后来崔某拿起马扎打我,打斗中,我拿刀刺了崔某。”王某说。

王某在庭上称,刀是市场上买的水果刀,当时装在衣兜里,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刺了出去。看到崔某倒地后,自己和同伴几个人就开车离开了。在车上时,还和同伴互相问“怎么就刺着人了?”

被告人张某庭上并不承认故意杀人,只承认故意伤害。他说,当时就是想偷项链,四人负责掩护一人在外围开车,当时自己也去了,但是空手去的并没带工具,也没有打到崔某。张某看到崔某流血了,吓得就跑掉了。后来,张某在当地派出所自首,并将王某的信息给了警方。

被害人家属作为刑事附带民事的原告,表示希望严惩凶手,希望判决被告人王某死刑立即执行。并提出丧葬费、经济赔偿金、精神抚慰赔偿金、抚养费等共计三百多万,其中精神损害赔偿三百万元。

当六名被告人被带上法庭时,崔靖祥的妻子有些激动,眼眶红了。庭上,公诉人出示了被害人杨女士在公安机关的话供述,其供称案发当日,她和女儿一起去大集买东西,在一个鞋摊前买鞋时发现一个男子一直往自己的包里看,另一男子还帮自己拿塑料袋装鞋,觉得可疑,于是就没有买鞋,打算赶快离开。这时一个男性口音说了句“有小偷”,她才注意到自己的项链被剪断了,但是没有掉。因为女儿害怕,于是他带着女儿赶快走了。

庭上,检方还出示了其他四名目击者的证言。并当庭播放了案发现场的监控视频。法庭辩论环节,当王某说到认为自己是故意伤害而不是故意杀人时,坐在旁听席上的被害人崔靖祥的妻子突然站起来,大喊“你就是杀人犯,必须死刑立即执行。”因扰乱法庭秩序,崔靖祥的妻子被法警带下法庭,庭审继续。

此后控辩双方针对王某、张某武等五人是构成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,盗窃罪是否既遂,张某清是犯盗窃罪、窝藏罪两罪还是犯盗窃罪一罪三个焦点问题展开辩论。

六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悔罪愿意赔偿被害人损失。当法关询问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是否同意和解时,崔靖祥儿子表示不同意,并要求判决主犯王某死刑立即执行。

本案没有当庭宣判。

“他们根本不是真正的认罪,还是在为自己辩护,不承认杀人,他(王某)还说自己不知道就杀了。”说到这,崔靖祥妻子的眼泪有下来了,一天庭审下来,崔靖祥妻子眼眶通红。

庭审结束了,“接下来就是等待判决结果。”崔靖祥的儿子说,并打算吧庭审的是告诉爸爸。“只有这些人得到严惩,我爸才能真正安息吧。”随后记者来到案发地,杨税务大集像往常一样热闹,提起去年发生的血案,有的商贩仍然清楚记得案发的细节。

案件回放 瓜农喝止小偷被刺死

据目击者称,小偷被喝止后,因没能得手,气急败坏地和崔靖祥争执了几句就离开了。几分钟后,小偷返回还带来了同伙,见来人中有人手拿短刀,刺向自己,崔靖祥抄起板凳抵挡着后退。目击者称,崔靖祥退到无路可退之际,几个人中的一个从后面抱住了他,给了他一刀,之后就四散逃走了。

事后检查发现,这一刀扎在了崔靖祥的左侧后背上。从现场视频看,倒在地上的崔靖祥全身是血,而他当天携带在身上的车钥匙也满是血迹。

“周围的商贩后来告诉我,我父亲被捅伤之后身上在大量出血,他摇摇晃晃地返回到了自己的瓜车旁,一头倒下之后就再也没起来。”崔靖祥之子崔全政说,“我一直想知道他最后为什么又返回到瓜车旁。”

崔全政接受采访时表示,得知父亲被捅的消息后,他扔下了手头的事就赶到了现场,可是父亲已经没有了呼吸。据崔全政介绍,崔靖祥平时和家里人比较严肃,但和村子里的其他人在一起又很爱开玩笑。“他一直喜欢帮助别人,发现邻居家的小孩儿被狗咬了,他抱起来就往医院送。几年前我们这儿一个出租车司机被人劫持后捅了几刀,被我父亲发现了,赶紧帮着送到了医院。”

崔靖祥的四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他开车去北京新发地水果市场进货,看到小偷偷别人东西,就赶紧上前制止,结果就被几个人打了一顿。”“他就是这样的性格,看到什么见不得的事儿,就要管一下。”崔靖祥一家的生活并不算富裕,几年前大儿子结婚、爱人患病,借了亲戚朋友几万块钱,但是随着大儿子参加工作,小女儿大学毕业上班,生活正在走上坡路,一家人还盘算着这两年争取把欠下的钱都还上。崔靖祥的老母亲本患有抑郁症,经过治疗才有些好转,崔靖祥出事的消息,家里只能一直隐瞒着。

庭前对话 受害人之子崔全政:心情紧张愤怒

记者:就要开庭了,现在心情怎么样?

崔全政:我的心情现在就是紧张和愤怒。

记者:对故意杀人这个罪名,你了解吗?比如量刑标准,最高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刑罚?

崔全政:(我从来也没想到)人活一辈子活着能遇到这种事,动刀子这人,(我觉得)必须判死刑。

记者:对于其他被告人呢?

崔全政:当众行凶,社会影响恶劣。家里跟法院沟通过了我们的诉求,其他人(也)请求法院严惩。

记者:有提起民事赔偿吗?

崔全政:(开庭就是)刑事附带民事一起审理。法律上怎么规定,法官怎么判、判多少,我们都认。哪怕不给钱,也希望将他们严惩。我们也跟律师拟了一个数,但这也只是一个形式上的数。丧葬费什么的,对我来说不重要,就希望判决动刀的人死刑。

记者:清明节有去给你父亲祭奠吗?

崔全政:大概隔个四五天就去坟前看看他,我一真认为他还在,还能听到我说话。(想他了)就去坟前,跟他说说话,说说这个案子。

记者:母亲身体如何了?

崔全政:自从我爸走了以后,我妈隔三差五就哭,本来身体就不好。开庭我不希望我妈在,我估计肯定会出示一些视频的证据,(我怕)她受不了。因为她身体太虚弱,每天都得吃一大堆药,不吃药根本就睡不着。

记者:今年家里还种瓜吗?

崔全政:没有,弄不了。我妈自从这个案子后,身体比以前还差,根本就弄不了了。村里人也是一直在关注这个事,见面就会问案子什么时候开庭。对捅人的行为也是很愤怒,都希望严惩。

现在家里跟以前真的是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现在里里外外我都得操心,累得睡觉就做梦,有好几次都是哭醒的。每次哭醒,就自个开着车上坟地,跟我爸说话。

记者:之前为父亲申请的见义勇为荣誉,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

崔全政:已经下来了。

记者:什么时候接到法院的开庭通知?

崔全政:前段时间,法院告诉我方律师了。之前的沟通就是围绕着嫌疑人的情况进行的。主要是这些东西,案件怎么审查、怎么判这些会在庭审时看到。

记者:案件目前的情况你了解吗?

崔全政:据我所知,有几个人关于罪名的认定还有争议,其他的律师了解更多,我爸这个事情发生以后,没多久律师就从石家庄赶过来给我们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。我主要想看看这几个人,除了动刀的,还有谁参与。他们的行为这么恶劣,即便谈赔偿也对不起我爸,再说赔偿也不是重点。

记者:你这几天过得怎么样?

崔全政:我爸是抱着一颗善良的心去对别人。(他们出庭的时候)我就想听听他们(被告人们)对这个事情他们是怎么说的。这两天我一直在劝自己,一定要冷静。但是我真的不知道,见到那几个人,我会怎么样。律师也跟我说了,说相信法律,相信法院,就要遵守法庭的秩序。

这两天晚上,都是凌晨两三点多才迷迷糊糊地睡着,就一直在想这个事,我爸这个案子发生以后,我的白头发好多好多,心情特别复杂。然后告诉自己要相信法律,他们肯定会得到严惩。现在这两天我就是想,如果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话,庭审会拖得更久。

布卡品牌折扣店的货源都在哪里进货折扣杭州批发尾货市场在哪里

回收iphone6plus手机usb尾插

半挂冷藏车厂家报价商用小型冷藏车价格及图片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