滑板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滑板车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勇者禁录7273作者勇者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9:11:15 阅读: 来源:滑板车厂家

字数:13610

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
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***

***

***

***

第七十二章-过往

连日的秋雨让原本就坑坑洼洼的地面变得更加泥泞难行,一辆轻装上阵的马车此时正载着两名乘客向西南方奔驶着,年轻的刺客学徒看着马车后方的地平线有些出神,他还在想着那名与自己青梅竹马有几分神似的女孩,现在她也不知身在何处。

几天前夜晚的那场战斗,让这个年轻的学徒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不再是那个体弱多病的少年了,冰冷的刀刃在交错间发出耀眼的光芒与刺耳的嘶鸣,他的导师希罗·维恩因为中了异毒无法发挥全力,所以即便当时是以二敌一的局面,那高瘦的灰发男人仍旧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,不过他最终还是死了,死在了被他过度低估的学徒之手。

战斗之后他们试图去找玛姬,但当他们在酒馆找到几个知情人时,玛姬已被送离了夜幕湾,几个男人颤颤巍巍的说他们都以为自己是在给暗夜匕首帮忙,所以当灰鬓要求他们将她送上开往达吉斯的奴隶船时,他们照做了,但太过统一的口径让希罗一眼识破了谎言,在其中两人被折断手腕后,他们求饶着说出了全部经过,当兰德知道玛姬也没能逃过几人的奸淫时,心中那段灰暗的回忆不免再次涌上心头,但比起之前无能为力的独自离开,这次他选择了亲自手刃几人。

而之后当兰德在提出乘船追上去的想法时,却遭到了希罗的拒绝,他告诉兰德,奴隶船使用的都是目前各大陆上行驶速度最快的轻型武装船只,所以在到达对岸前,除非对方遇到特殊情况落锚停船,不然他们不可能追的上,而一旦进入了达吉斯王国的海域,玛姬就已经成为了他们合法的奴隶,仅凭他们两人即使能救得下她,恐怕也不会有船只愿意带他们离开,而且当下,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确认。

灰鬓在临死前与希罗有过短暂的交谈,或者说是咒骂,对于内容兰德虽能听的懂但却不清楚前因后果,所以实际上并也没有理解其中的含义,但在那之后希罗就变得眉头紧锁,并一脸严肃的告诉他。

『我有事要前往巴顿王国去确认,我们最好就此别过,如果灰鬓之前所言不假,不久之后我就会被其他刺客所追杀,远离我你会更安全,但我劝你打消去达吉斯的想法,或许你该留在夜幕湾,我会让钢拳给你介绍一名合适的导师』

但当时兰德干脆的拒绝了,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,希罗既然去意已决,自己肯定无法独自去寻找玛姬,至少现在的他还远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,和灰鬓的战斗自己只是侥幸取胜,如果不是有希罗为他中和了绝大多数攻击,灰鬓杀他并不会难过杀死一只兔子,所以他决定继续与希罗同行,而对此希罗并没有多做劝阻,他明白如果一个人在明确知道后果的情况下做出一个决定,那么没有什么可以改变这个决定。

车厢摇摇晃晃的颠簸着,希罗转头看了看还在出神的兰德,开口说道。

『还在想玛姬的事情吗?』

『嗯?…啊…没有…』

『她是个聪明的女孩,或许做为一名刺客还远远不够,但她会明白你对此也是无能为力的』

『无能为力…可…哎…』

兰德听到这个词顿了顿,不禁又觉得有些胸闷。

『她既然加入了刺客公会,就已经预想过比这更糟糕的情况,前几晚你杀死那几人时倒也干净利落,但心底终究还是没能完全接受自己杀手的身份,在这一点上玛姬反倒比你成熟,所以不要太过纠结,在此期间我也会让其他人继续去打探她的消息』

『嗯…不过,我们这么着急去巴顿究竟是为了什么?』

希罗看着兰德,这不是兰德第一次问到这个问题,但之前的几次他都用沉默带过了这个问题,但事到如今对那段记忆的缄口不言似乎也没有了必要,或者说甚至弊大于利,身边的这位年轻的学徒最初给他的印象便是身体条件孱弱,并不适合习武,收他为徒只是自己的一时兴起,但到此时,少年却显露出了面对危机时那格外机敏的应变能力,有些问题,他也需要认真的对待了。

『四年前…』

希罗的突然回答反而让兰德有些意外,他刚刚也只是本能的问了一句,甚至问完自己都有些后悔,原以为希罗会继续保持沉默,却没料到在此时得到了这一路上一直令他疑惑的答案。

『四年前,卡兰斯王国与巴顿王国传出将要结盟的消息,两国因为领土边界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水火不容,这是两国近百年来首次握手言和,而这次结盟的契机则来自两名相互爱慕的年轻人』

『卡兰斯王国的蒙德王子与巴顿王国的艾丽斯公主在一次偶遇中结缘,两人在相识不久后便私定终生,艾丽斯公主是巴顿王国已故国王卡洛的次女,生性安静却喜欢四处周游,据说是几名公主中最漂亮的一位,而蒙德王子同样是仪表堂堂,他自幼从师剑术大师洛特恩·梅林,17岁时已是一名相当杰出的剑士,当两人结缘的消息传出时,一时间民间便流传出各种美丽的邂逅传闻』

『我好像记得一点,当时镇上的人都说卡瑟兰的处境可能会改善,但我记得那年镇上之后似乎发生了什么别的?来了很多士兵…但并没有人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…』

兰德费力的回忆着,那年的他还只有11岁,国家间的大事对他来说并没有留下什么很深的印象。

『嗯,那时的卡瑟兰是在即将举行狩猎大赛的前夕,所以因为这件事情,有传闻说那很可能是最后一届狩猎大赛,两国的关系一旦改善,卡瑟兰做为两国的边界城镇自然会成为重点整治先例,所以四年前的狩猎大赛吸引了更多的参赛者与观众,而我和弟弟希恩当时便在附近执行任务,于是便决定去凑个热闹,而当我们到达卡瑟兰时却发现城门处挂着三枚骷髅金币』

『骷髅金币?』

『之前夜幕湾时挂着的两枚银币还记得吗,那是有魔物狩猎任务的意思,挂一枚为类人族目标、两枚为魔物、三枚则是复数目标,而所挂钱币的种类同样有所区别,一般按照难度分为金银铜三种,但也有很多特殊的钱币,比如印刻着单剑的硬币则意味着当前任务有指定执行公会或人,而对于骷髅,则是所有任务中最麻烦的一种,它意味着在当前的城镇内有着紧急任务,而紧急任务都有着巨额的悬赏,同时对执行者毫无限制,也就是能者得之,所以这类任务也是竞争最为激烈的任务』

『这么…复杂』

『这些你在之后的历练中会慢慢熟悉,总之当时卡瑟兰已经有许多刺客公会的人到达,而灰鬓也是其中之一』

『发生了什么?』

『我们刺客的任务,最重要的便是信息的准确性,或许有人些不在乎目标的善与恶,但对于目标的身份大家都还是会各自拿捏,即使悬赏再丰富也不会有人傻到去刺杀一名皇室成员』

『你是说…?』

『没错,当时在卡瑟兰被我们所刺杀的两人,便是蒙德王子与他的导师洛特恩…』

『你刚刚不是还说…』

『这也是我提到灰鬓的原因,当年的整个刺杀任务,是有人精心策划的一场骗局,从目标的身份到任务发布者的来源都被做了伪装,而且他们成功骗过了所有的刺客公会,这就意味着当时在卡瑟兰各公会的情报人员都已被收买,而因为当时越发靠近狩猎大赛的日子,聚集的人便越来越多,这使得执行任务的时机一再缩短,我原以为灰鬓也是被骗的人之一,现在看来他恐怕是当年刺客中唯一知道真相的人』

『…』

『刺杀当晚在场的人中,除了我的弟弟和灰鬓,另外还有三名其他公会的刺客,其中两名来自灰斗篷,另一名则是来自毒尾公会的刺客,而洛特恩则不愧是一名身经百战的剑术大师,年过六旬的他即便是面对我们六对二的局势,他也逼得我们几人最后不得不联手配合起来才勉强将他击杀。』

『好强…』

希罗对于兰德来说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强者了,而对方能以二敌六,他甚至都无法想象当时战斗的情形,那名六旬的老者究竟又有多强。

『是啊…洛特恩原本是苍狼骑士团的骑士长,苍狼骑士团是古代圣痕骑士团延续下来的分支之一,现在仍旧效忠于卡兰斯王国,洛特恩退位后便进入王宫教导几位王子剑术,他的一生可以用正义英勇来形容,所以对于他的死,是我一直以来最后悔的一件事』

『所以为什么要杀掉蒙德王子?还要嫁祸给你们…』

『原本我以为是有人想阻止那次的结盟,幕后的黑手可能是其他列国,也有可能是狩猎大赛的举办方,但之前灰鬓提到了那个十字架,事情恐怕就没有我之前想的那么简单了,当时蒙得王子死时,腰间的银制十字架挂饰被击落到我的脚下,现在想来,在我拾起来时灰鬓的表现就有些异常,但在他开口想要说什么之前,涌入的士兵打乱了一切』

『事后很久我们才知道蒙得王子当时与艾丽斯公主约定在卡瑟兰见面,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借此机会公开制止狩猎大赛的举办,而这显然也打乱了灰鬓的计划,涌入的士兵开始对我们进行猛烈的扑杀,而当蒙得王子的死讯传开时,卡兰斯王国甚至展开了对所有刺客公会的全面追杀,势必要揪出幕后黑手,然而这场刺杀行动本身就是一场骗局,所以即便在大量的刺客被捕杀后仍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』

『那次的事件几乎让所有刺客公会都元气大伤,之后许久各公会会长才得到与卡兰斯高层沟通的机会,他们承诺会揪出真正的幕后黑手,并交出当时所有参与行刺的人员,而卡兰斯则暂停对刺客们的捕杀,在那之后陆续有几名刺客被上交,但我们都知道他们只是些替罪羊,卡兰斯虽然勉强接受了现实,但各刺客公会的内部仍旧在寻找着真正的参与者和骗局的策划者』

『在那晚的捕杀中,我与希恩被迫分开逃走,但在那之后没多久我便得到了弟弟的死讯,虽然他们说是他与灰鬓是在一次争执众被灰鬓错杀,但是我了解希恩,他冲动直率的性格其实并不适合在这个行业中生存,以他的个性肯定会当面去向会长辩解,可惜当时我不在他身边,而这无疑激怒了灰鬓…在那之后公会以同门相残对灰鬓下达了追杀令,而他在那之后也一直隐蔽着自己的行踪』

『…所以灰鬓一开始为什么要这么做?』

『根据他死前所说,那次刺杀行动真正的幕后主使,是个相当棘手的人物』

『棘手的人物?』

『赖斯坦·罗杰斯的名字你知道吗?』

『呃…不知道』

『罗杰斯是现任炽焰骑士团的骑士长,而炽炎骑士团与苍狼骑士团一样也是圣痕骑士团的分支之一,加上之前银月团被解散的事情,原本圣痕骑士团的六支分支中的三支都与他扯上了关系,不知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,而那场暗杀行动的真正目标恐怕不是蒙得也不是洛特恩,而是那个十字架,但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,为了一把钥匙不惜掀起如此大的风波,如果只是想要得到那把钥匙,完全可以用更加隐秘低调的手段,而从艾丽斯公主的意外介入来看,罗杰斯甚至绕过了自己的国王,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?』

『钥匙?』

『嗯,那个十字架饰品实际只是一个掩饰,其中真正的主体是一把钥匙,在那件事后我曾试着毁掉十字架,毕竟它可以将我直接和刺杀行动联系到一起,但无论任何兵器都无法损耗它半分,最后我将它掷入烈焰之中,然而火焰虽然没能融掉它,却触发了上面的机关,而其中隐藏着的,便是一把形状怪异的钥匙』

『钥匙…难不成是什么宝藏的钥匙?究竟是什么样的宝藏会让他不惜害死那么多人…』

『这点我们无从得知,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,根据灰鬓当时的只言片语和语气来看,这件事的背后肯定有更大的事情在酝酿,所以此行就是要去巴顿王国亲自找他问个清楚,不过灰鬓既然已经将我参与过那次行动的事情说了出去,之后我们便无法再从工会那获得情报,这次的任务结果恐怕不会好看』

『说不定他只是恐吓你,毕竟他也参与了其中,而且公会也不会只听他的一面之词吧,现在他又死了更死无对证了』

『正是因为他死了,他的话才变得更加有分量,或许那晚我也是被复仇冲昏了头脑』

『…』

听到这话兰德才第一次意识到,原来希罗也不是对所有的一切都做到了未雨绸缪,只是看他一直以来都那么镇定自若、胸有成竹,倒不禁想到,或许这一路并不会比他独自去救玛姬安全多少。

『不过,艾丽斯公主后来怎么样了?她不是要阻止狩猎大赛的吗,为什么今年的大赛还是如期举行了?』

『公主在蒙得王子死后伤心欲绝,被连夜护送回了巴顿,据说两年前加入了大教会,当然说法很多,但在那之后就很少有人见过她了』

『没想到身为一国的公主也会这么无奈…』

兰德自言自语的低估了一声,心里想着如果自己死了,不知道丽莎也会为自己投身神职吗,希罗看出兰德那回忆时特有的哀愁表情,不再说话的也望向车厢的外面,他从这名年轻的学徒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弟弟,一个本身并不适合刺客却强行跻身于这危险职业的孩子。

(待续)

第七十三章

『放我下来吧…』

『没事,你的身体还很虚弱,魔化的损耗我也知道有多大』

莉卡稍稍不安的在我背上蠕动了一下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但没有再坚持要下来,柔软的酥胸缓缓压在我的背上,让我受用不已,好在经过之前的一战我也有些提不起精神,不然此刻走姿估计会变的很奇怪。

『那只魔物是仁自己解决的吗?』

也许是身体虚弱的原因,也许是因为首次和我独处而有些尴尬,莉卡的声音中没有了平时和本说话时的强势,倒有了几分同龄少女的感觉。

『呃,是吧,为什么这么问?』

『我…看到那绿色火焰的威力,对方应该是法系强大的魔物吧,或许对我和本来说比较好对付,但仁竟然毫发无伤,看样子我之前小瞧你了呢』

『呵呵』

我干笑了两声,心说总不能告诉你其实我也有你和本的破魔体质吧,不过之前的一战确实证明了我的猜测,从看到了卢卡·杰斯特的回忆,到在斯里兰德学会使用他的龙之瞳,再到莉卡和本的破魔体质,我能想到的,便是我可以学习他们的觉醒之力化为己用,这么说我也可以使用修的瞬移了?或许找机会可以试验一下,而这些是我可以理解的部分,我比较好奇的是那一次从魅魔的手下死里逃生,恐怕也是同样的情况,那意思是说魅魔也有觉醒之力?还是说觉醒之力其实本身就是魔物的特有能力。

『衣服…衣服的事…希望你能和本…修他们保密』

『呃?啊…』

说到这我突然一顿,背上明显的感觉到一团柔软的压迫,而莉卡也明显感觉到了我这一顿,环绕在我肩上的双臂微微的紧了紧,莉卡醒来后不久就换上了我给她找来的衣服,好在绿火的范围还没波及到医馆那,而我问她在山上发生了什么时,她却脸上一红说不出话来,片刻之后才告诉我具体她不记得了,总之醒来后便打晕了将她绑到山上的人。

『嗯…我不告诉他们』

『…嗯…谢谢』

『不过那个村子里的那些人可真变态,你要是知道他们以前做过的事,恐怕就不是打晕他而是直接杀掉他了』

『以前做过的事?』

突然意识到我差点说漏了嘴,我虽然和他们谈到我的能力可能和杰斯特一样是龙之瞳,却没有告诉过他们我曾学过一半的控心术,在完全确定纳卡斯的封印者们对我毫无敌意之前,我还是尽量隐藏自己的能力比较好,心里正想着怎么应付过去这个话题,前方突然传来了本的声音。

『姐!』

本从很远就挥着手跑了过来,而修也紧跟其后,看到两人跑来莉卡还是不好意思的推了我一下,示意要我放她下来,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再做坚持,看样子她是不想在弟弟面前显露出这柔弱的一面。

『你没事吧』

本一上来没了平时针锋相对的态度,关心的打量着姐姐的情况。

『没事…只是身体有些吃力,仁和我说我攻击了你们?你们没事吧』

『嘿嘿,我们三个大男人能有什么事,不过话先说前边啊,你身上要是留下了什么疤,那也是修让我们下狠手的』

听到这话修稍稍不经意的翻了下白眼,转头对我说。

『那边绿焰冲天的火光是怎么回事?你们遇到噬魂使了?』

『噬魂使?』

『嗯…一种人形魔物,算是魅魔的一种吧,最擅长使用的便是绿色的火系魔法,几年前我和伊芙遇到过一只,不过经过一番苦战还是让它逃掉了』

『呃,我不太确定,他的嘴巴是不是,呃…这么大,像个很恶心的洞』

我用手比划了碗大的一个圆说到。

『嗯…那没错,竟然在这遇到这么难对付的魔物,它在哪?』

『呃…在这』

我将挂在腰间的包裹递了过去,本在修之前抢着接了过去,在打开包裹的同时啊的一声扔到了地上。

『这什么…好恶心』

两条乌黑而坚硬的手臂上布满着密密麻麻的绿色晶状裂口,此时听本这么一说我倒也觉得有些恶心了,修蹲下仔细查看了一下,说道。

『果然破魔体质是法系魔物的天敌,任它魔法之力再雄厚也没用』

莉卡正想开口说她没有参与击杀噬魂使,被我嘿嘿一声打断了。

『没错』

莉卡看了我一眼,可能以为我在给她在山上失踪的那段时间打掩护,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。

『仁你不会是想拿它们做战利品挂起来吧』

本故意一脸厌恶的对我说道。

『我又没那种恶趣味…我的双刀断了一把,想拿来做材料而已』

『嘻嘻』

莉卡被我们逗的笑一下,反而本有些不自在的说道。

『姐…你别笑,怪吓人的…』

『你小子是不是找死』

莉卡此时已恢复了往日强势的样子,虽然能看出她有些勉强,抬手作势要打本,吓得本连忙嬉笑着退后了一步。

『噬魂使一般不会出现在无人区域,这附近有村庄?我们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』

修也多少看出莉卡在死撑,问道。

『呃…』

我转身指了指那绿火通明的区域说道。

『那里就是村庄了…』

『那里?有没有其他人受伤?!』

我收了收笑容,对修说道。

『有也是死有余辜,那整个村庄就是一个变态的贼窝』

修和本看我说的这么严肃,知道我们在那遇到了什么,两人有些尴尬的看看莉卡,莉卡则跟着点了点头。

『那好吧,那我们继续向纳卡斯前进,等下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就先休息一下』

『嗯』

简单交接后我们便继续上路,本主动过来搀扶着莉卡,而修和我则简单对分开之后的事做了了解,冲天的火光与巨响让他们两人提前折返,修与本也是刚刚碰面不久,而修之后则对我讲了许多关于噬魂使的情报,听过之后我不禁暗自感叹,如果当时没有破魔体质的加护,我的小命多半是已经丢了。

我们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后遇到一处内凹的山体,姑且算是一个小山洞,于是便决定在这休息,明日一早再出发,而在我的一再坚持下,他们最终答应让我参与守夜,不过由修和本守前大半夜,莉卡则因为仍旧明显的虚弱决定让她多作休息。

虽然与噬魂使的战斗我并没有感觉太过吃力,但连续的两场战斗还是让我的身体略感疲乏,躺下没多久后便进入了梦乡,而当本再次将我叫醒时,天色已经蒙蒙发亮,他笑了笑对我说道。

『原本想一次守到天亮,不过实在有点不撑了,剩下的交给你了』

我点点头,起身舒了个懒腰,而这已逐渐接近深秋的季节,让这黎明前夕变得格外寒冷,害的我打了个哆嗦连忙坐了回去,本嘿嘿怪笑一声,也不再管我跑到里面火堆旁躺了下去。

我半梦半醒的坐在那,感受着黑夜中那冰冷的空气,一点点的试图把我身体的唤醒,而我的意识却依旧眷恋着刚刚舒适的梦乡,就这样浑浑噩噩的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听见旁边的莉卡惊呼一声。

『不要…』

莉卡的声音不大,却吓了我一跳,我连忙转头望过去,却发现她依旧秀目紧闭,只是此时眉头微微皱起,似乎是做了噩梦,而她的身体猛地一抖,隔着斗篷我看到她的手摸上了腰间的匕首,吓得我连忙坐了过去,用手按住了马上就要出窍的匕首,轻声喊道。

『莉卡?莉卡?醒醒』

喊了几声,莉卡似乎没有听到,好在她身体的反抗也慢慢平复,她刚刚梦到了什么?想到之前她不自然的回答,难道她在山上发生了什么?想到这内心的好奇一下子涌了上来,自从学了控心术…或者应该只能称之为读心术,我对自己好奇心的掌控就越发薄弱,想到若是真的完整的掌握了这个能力,我会不会走上和杰斯特一样的道路?对别人隐私的窥探已经有着如此大的魔力,能够完全控制一个人,或许就会像阿格斯所说的那样,感觉自己成为了神。

心里稍稍做着挣扎,但我的手却已经摸上了莉卡的眼睑,就一眼…让我看看发生了什么…就一眼,我忍不住轻轻撑开她的眼皮,看着她淡紫色的眼眸用出了读心术,周围的环境再次扭曲,我的意识带着那熟悉的感觉直冲而去,然而下一刻我的意识却突然回弹,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,莉卡的破魔体质…阻挡了我的读心术,果然控心术虽然只能依靠魔血的力量发动,但其本身终归也只是魔法的一种,而我此刻心中突然感到一丝庆幸,我刚刚究竟在做什么?竟然为了一己私欲去窥探别人的隐私…

我转身正要回去,一股猛烈的能量忽然席卷而起,犹如怒海惊涛般从我的胸口汹涌喷发,这熟悉的感觉告诉我,又有一处封印被破坏了?而这一次的能量冲击比起之前更是浓厚而沉重,我的双眼同时感觉到了火热的灼烧,大脑在下一瞬仿佛被一根木棍插入后猛烈搅拌,浑浊的意识已看不到现实的景象,扭曲而夸张的世界混为一体,不断的飞离变幻。

巨大的蜈蚣突然冲破迷雾汹涌而出,数千只锋利的枯足敲打着地面发出震耳的哒哒声,密布的赤红眼珠在那丑陋的怪脸上怒目而睁,怪异而有力的巨大螯刺在那血盆大口前不断挥舞摆动,我本能的摸向腰间的单刀却什么也没有摸到,下一个想法便是转身逃离,然而在转身的瞬间我突然按到了什么,仔细一看却是那粗厚干枯的蜈蚣毛发,另一只巨型蜈蚣不知何时已在我身后盘绕而起,锋利的毒刺突然从我的腹部没入,剧烈的疼痛直接贯穿后脊,我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,我的意识像死去般突然游离飞起,回首望去,却发现被刺中的人不是我,而是本,是幻觉?这是我的第一反应,但刚刚那刺骨揪心的疼痛却如此的真实,还不待我仔细思考,我的意识却突然坠下。

猛烈的摔落让我狼狈的趴在地上,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,疼痛,依旧是剧烈的疼痛,但却不是在刚刚那被刺中的地方,而是在身体的各处,仿佛自己刚刚被人狠狠教训了一番,我抬起头,发现眼前的景象有些眼熟,是一处巨大而宽阔的洞穴,一时间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但很快我便看到了一个无法忽视的存在,我看到了我自己,被困在一个巨大的冰牢之中。

就在冰牢的前方,一名妙龄的精灵少女双手费力的撑在上面,她的衣服已被撕扯的残破不堪,有些勉强的挂在那娇美的身体上,然而却已起不到什么遮羞的作用,雪白的精灵嫩乳此时正前后颠簸的颤动着,水嫩的腰肢之上一是对巨大的红色手掌,足有她两倍高的粗犷半兽人,此时正在她的身后用力挺腰,使用着自己傲人的巨物快速贯穿在少女的秘穴之中。

是伊芙和克鲁萨,这是什么?如果我可以看到自己,那这是修的记忆?此时的视线确实与当时的情况也基本相同,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自己的妹妹、或者说爱人,此刻正挺立着那粉嫩翘臀,任由身后的鸡巴肆意肏干,大得夸张的半兽人肉根毫无保留的卖力抽挺,每一次都将伊芙的小穴撑至极限,此刻从修的角度我才发现,克鲁萨的每一次插入,甚至都能看到伊芙小腹的微微隆起。

伊芙痛苦的呻吟着,奈何身后的男人早已兽性大发,他不断的抽拔挺入,让自己的肉屌充分感受着异族娇娘的水嫩骚穴,然而就在我以为要重温这淫乱一幕时,接下来的事情却发生了变化,克鲁萨怒吼一声,结实的兽臀用力前挺,他再一次将浑浊的精液噗噗的射进了伊芙的精灵花蕊,而原本此时的我,却没有像记忆中那样破冰而出。

接下来的一切就仿佛经历了一场真实而怪异的梦境,眼前的景象从洞穴变成了一处酒馆,克鲁萨狂笑着诉说着他的英勇战绩,而他的手中提着的正是我和修的头颅,看到自己面如死灰的头被甩来甩去,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诡异,而在酒馆大厅的一侧,两名邋遢的中年男人则享用着半兽人的恩赐,一前一后的肏干着精灵少女的美穴和肉菊,伊芙的双眼迷离的半开着,随着两根肉屌的交错进出发出淫乱的呻吟。

激烈的交合不断发出啪啪的声响,不知何时两个人变成了三个,而三个人又变成四个,伊芙蹲跪在男人们的包围中,不断吞吃着他们的肉屌,脸上的媚态犹如下贱的妓女,当四人同时将精液射满伊芙那娇媚浪荡的脸蛋后,一人再次托起她水嫩的屁股,扶着那黝黑的肉棒便长驱直入,毫无阻碍的侵入后便是痛快淋漓的抽插肏干,伊芙犹如水蛇般的纤腰卖力的扭动后挺,主动迎接着大鸡巴一次次的充实爆肏.

淫乱的盛宴仍在继续,而恍惚间,伊芙的肉臀看起来变得更加硕大丰满,每次肉屌的捅入都让男人的小腹在那浑圆硕臀上溅起一道肉浪,而她的淫咽听起来也变得更加的妩媚放荡,不仅如此,再往前望去,就连那原本一手刚好可以盈握的白嫩玉乳,此时也变成了一对沉甸甸的雪脂大奶,不断随着男人的猛烈抽刺前后摆动,而当男人拽起她的头发,将大嘴贪婪的吸吮上女人的樱唇,我才惊愕的发现,此刻正被肆意肏干的女人,竟不知何时变成了安娜。

此时我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已变成了一片熟悉的树林,这是…那场梦境,那场这段时间来一直困扰着我的梦,那究竟是现实还只是一场单纯的噩梦?熟悉的一幕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,但不同的是此时的安娜看起来是如此的淫乱放荡,就像当时在酒窖里被下了药一般,而她身前的树干此时也变成了另一个男人,当男人的肉棒高高耸起时,安娜便兴奋的将它一口含入口中,一边随着淫穴里的抽插节奏一边卖力嗦吮,淫媚渴望的想要品尝那浑浊的男精。

在几人隐秘的偷欢之时,视线稍稍的向林中移动,西莉娅的马车队伍应该正在此处休憩,然而穿过浓密的树丛后,却看到那原本结实的马车却半塌的歪倒在那,拉车的马匹此时也早已不见踪影,慢慢的视线来到车厢后方,让我心中不安的一幕亦然展现在了我面前,美丽圣洁的公主姐妹此时都已浑身赤裸,精致的精灵长袍粉碎的扭曲在车厢的一角,几名精灵臣民正将两人并排的摆在一起,四根肉屌同时抽插在两人的口腔和蜜穴之中。

昔日的公主大人此时彻底沦为了几人泄欲的肉奴,两对白润丰盈的精灵奶子默契的前后甩动着,几人放声的讨论着哪名公主的骚穴更加紧致,一边比赛加速着自己的抽插速度,但到此时,我突然明白过来,我此时所看到的这一切并不只是单纯的记忆,更多的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恐惧所演化而来的幻象…本所看到的蜈蚣,修所看到的伊芙的遭遇都是如此,这次封印破坏所带来的能量外泄,不知为何没有像之前那样加剧我们原始的欲望,而是激起了我们内心的恐惧。

然而即使如此,眼前的一幕看起来却是如此的真实,两名稚嫩的少女正不断被几人摆弄成各种姿势奋力肏弄,此刻西莉娅上身伏趴在地,臻首被男人死死抱住,显然他正在向二公主的喉咙深处喷射白浊,而她的下肢则蜷跪在地,雪白的肉臀被身后男人的大手不断抓揉,而男人一边还不忘挺动自己那肥硕的肉屌,肆意侵犯着公主高贵的蜜壶,而她的姐姐安莉娅则正趴在一个男人身上,丰满的奶子压在男人肥腻的胸口,而她的身后同样正跪着一个臣民,两人正一上一下的享用着她的两个肉洞,噗呲噗呲的抽操声在车厢中不断回荡外溢。

这是幻觉…我再一次告诉自己,然而我越是抵抗场面就越发的混乱,篝火在不知何时已被点燃,明亮的火光前正展开着一场淫乱的交媾大会,两名公主和安娜三人并排的趴在一处较高的石台之上,排好队的臣民们不断交替的上前发泄淫欲,将那一波波浓稠的精液不断灌入三人的粉穴肉洞。

而在台下的几名公主护卫同样没能幸免,她们被缴去了武器与战甲,而原本应该受他们保护的臣民们,此时也在排队享受着她们最宝贵的私处,一人双手推挤着杰西卡那硕大豪乳,将自己的肉屌不断贯穿其中,而粘稠的分泌物则不断让乳交发出泥泞的声响,克丽丝与柏妮思交叠拥抱在一起,两名美艳的法系少女同样被数人围在其中,不知疲倦的肉棍奋力进出,已不知第几人高吼一声,将精液射在了两人交叠的蜜穴之上,连同那不断溢出的白浊混合在一起,顺着克丽丝雪白的大腿根缓缓流下。

就在我试图分辨更远处,那如同母女的身形差异是否是黛基娅和海伦时,迷雾已在不经意间再次加重环绕,很快便只能听见隐约的肉体撞击声和那此起彼伏的叫床声,直至声音再次回归平静,我意识到,我的噩梦总算结束了,那接下来的又会是什么?

迷雾缠绕流转最终化作高处的云层,云层之下飘起浓厚的黑烟,将短暂挥洒的月光再次遮挡,视线仰望着泛绿的烟云有些迷惑,有些晃动,一只玉手轻轻抬起进入视野,洁白的手腕上刺着三叶冥草,是莉卡的纹身,我之前见到过。

有了手的对比,此时才发现之前的晃动有些频繁,甚至有些剧烈,莉卡试着抬起头来,却被身上的重物压得无法动弹,一个男人的黑影呼喘着粗气不断向前拱顶着,我的意识同时急速后退,看到了那秋夜中火热的一幕。

山林之外,冲天的绿色火光排起浓厚的黑烟,那是我和噬魂使的战斗…而在离那不远的后山之上,一个粗鲁的村夫正将一丝不挂的莉卡压在身下,白嫩的娇躯被那皮糙肉厚的男人拱的来回摆晃,修长的四肢无力地随之垂摆晃动,空有一身的武技却无法保护刚刚从昏迷中苏醒的主人。

这是回忆还是单纯的恐惧?逐渐清醒的莉卡开始用力挣扎,她推搡着男人试图摆脱控制,两人稍稍的分开便看到男人肿胀的肉屌抵在莉卡的小腹之上,他没有插进去?想到之前村民的回忆,他们需要保证莉卡的处子之身,然而莉卡并没能将男人直接推开,是她的力气没能恢复?还是这只是她对恐惧的体现?

『放开我…滚开!』

男人喘着粗气也不作答,拼命的去抓莉卡的双手,同时利用自己的体重死死的将那柔软的胴体控在身下,勃起的肉屌因为突然的异变变得有些颓软,但随着两人的推搡,那通红的龟头却慢慢挤到了那肥满肉鮑之上,如果此时肉棒得到充分勃起,哪怕稍稍挺腰就足以直捣淫窟,肏进这少女的温暖蜜壶。

『混蛋!放开…来人!救命!』

莉卡惊慌的呼喊着,自己的力气为何消失的无影无踪,男人的肉屌滚烫的抵在她的桃源洞处令她变得更加慌张,无助的呼喊最终被男人一把捂住,自己的手腕也被同时扼住,男人狠狠的说道。

『臭丫头,别叫!再叫老子不管了!直接插进去肏死你』

听到这莉卡浑身一紧,仔细理解着男人话中的含义。

『就这样让我射出来…等下山神解决了你的同伴,我还要把你完整无缺的送回去,不然我就直接把你身上的小洞操个遍!』

男人看莉卡一时停止了反抗,觉得自己的威胁成功了,移开捂着小嘴的大手一把握上了那丰满的大白奶子,同时肉屌轻轻摆动感受着柔软的蜜穴蚌肉,而莉卡此时却突然发力,一口咬上了男人的手臂,同时双手用力挣脱,而男人显然被这突然的袭击吓了一跳,手臂的疼痛让他大骂一声,大手用力的抓握着那团丰满雪乳,浑身紧绷用力下压。

『唔!』

滚烫的肉屌因为疼痛在瞬时充血,随着身体的前倾用力一抵,紧密的粉穴被大力冲破,片刻之间那根黝黑的鸡巴就消失在视野之中,完全挤进了滚烫而紧实的处女淫穴,莉卡疼痛的浑身颤抖,雪肌玉腿不自觉的缠上了男人的熊腰,还不待她适应这份疼痛,男人已开始前后抽挺,带着些许处女落红抽插凿干,爆肏起这绝美丫头的紧致肉洞。

『不要…拔出去!』

『喔…好紧,好爽!…操』

看着无力挣扎的莉卡我隐约觉得这只是她的恐惧,但事实究竟发生了多少我无从得知,还是说眼前的这一幕是实际发生过的?男人不断的收腰挺胯,那根粗壮的肉屌在雪白的肥臀之上时隐时现,响亮的啪啪声不绝于耳,莉卡撕咬着自己的下唇,片刻之后却被男人的大口含住,肉舌同时长驱直入,将泥泞的口水汇聚灌输,如同下体不断交合的阴具,为了保护自己而分泌的淫汁爱液也同肉屌分泌的精水汇入融合,在反复的抽插下磨起白浊的痕迹。

『哈!』

本大叫一声猛地坐了起来,满头大汗的他惊恐的望向我们,修和莉卡此时也一同醒来,同样一脸的惊讶与困惑,本喘着粗气说道。

『我…我刚才梦到一只那么大的…』

『蜈蚣?』

修打断了他的话,而本则吃惊的看着他,问道。

『你怎么知道的?我说梦话了?』

『不,那个「梦」…恐怕我们也看到了』

修看看我,再看看莉卡,似乎在确认着自己的推论。

『你们也看到了?那…后边的那些也?』

修面露难色的点点头,本怀疑的看看我,再看看莉卡,小声嘀咕道。

『我还以为只是个春梦,你们要是都看到了那就有点诡异了…那刚刚是什么情况?』

『恐怕是又有一处封印被破坏了…如今七处封印中的五处都被破坏了,而且破坏的频率越来越短,恐怕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…』

『但为什么我们会经历同样的梦境?这种感觉也太奇怪了』

『那估计不是梦,而是因为我们内心的恐惧所产生的幻觉』

我说出了自己的推论,心情还没从刚刚的幻象中彻底平复,而莉卡从醒来后便一直沉默不语,似乎想避开接下来那尴尬的话题。

『幻觉?恐惧?这么说的话蜈蚣我能理解,我从小就讨厌那玩意,但后面的那些?…』

本似乎突然明白了,用手连连指着我们说道。

『啊!后边那些是你们的幻觉!害我以为自己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念头!不过话说回来…你们的幻觉怎么那么色情,仁和修我还能理解,怎么连姐你也是…』

『为什么我们的就能理解…』

我不满的插了一句,看来本此时还没明白那不单单是幻觉,而是依附于记忆的延续,因为伊芙的经历,我和修都已明白了这其中的规律,而莉卡的沉默似乎也认证了这点,至于幻觉中有多少归于记忆而多少归于恐惧,恐怕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了。

『比起这些,我们必须赶快回到纳卡斯,你们也都感觉到这次能量的异样了吧,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都难逃魔龙力量的影响』

修打断了本似乎想继续追问的想法,本虽然识趣的闭上了嘴,但还是在仔细琢磨着刚刚的梦境,眼睛不觉的瞟向自己的姐姐,而莉卡则尴尬的避开着我们的视线,大概希望这个话题能悄然的过去,毕竟即便是幻觉,我们都看到了她浑身赤裸的被一人压在身下肆意蹂躏,那种趋近于现实的幻觉不免让人觉得这一切似乎真的发生过。

天色已逐渐明亮,我们几人简单收拾起行装便继续赶路,而这个过程就变得有些沉默而尴尬了,上路之后本偷偷跑到我的旁边小声问道。

『除去伊芙和我姐的部分,那中间那段肯定是仁的幻觉啦,你从哪认识的那么多精灵族的美人?嘿嘿,改天给我介绍一下呗』

『呃…不要』

『干嘛这么小气,小心我以后把你做她们春梦的事情都告诉她们』

『呃…那是魔龙的幻觉导致的』

『嘿嘿,我不管,你看我这么纯洁怎么就没被影响到,还是你对她们心有杂念,贪恋太多可不好』

『呵呵…』

『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,嘿嘿,这几天我可要好好刺激下我姐』

『你不要找死啊』

『嘿嘿,有什么关系,只是幻象而已』

有这么个不懂事的弟弟,我突然替前边的莉卡感到有些头疼,但此时心中却不禁浮现出另一个想法,封印破坏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而且正以完全失控的局势快速崩坏,为什么封印者们不去阻止,而特意让修他们带我去纳卡斯?就像他之前说的,我可能是魔龙选定的临时容器之一?但如果是真的,他们又会怎么处理可能会被魔龙控制的我?一心想着要搞清自己身世的谜题,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忽视了如此至关重要的问题…

(待续)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
夜蒅星宸 金币 +13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

超神名将传

游秀世界安卓版

猎魂觉醒网易版下载

相关阅读